Helter Skelter._不闻

独自在晃荡的世间尽情摇摆
weibo:Marst丶vx:marst_harder

楼顶不能经过行人
松泽大道奔走灵魂
生长向地下的天线
在地铁轰鸣中失声
昨夜我锥在木床上
看见年少时的爱人
十八点零壹不能开灯
吹风机扬起绵绵长发
人行横道停满什么人狗
三得利酒瓶不那么易碎
我不能在那个地方惊醒和生长
小提琴声是我遗失多年的良人
飞机斜斜穿过民主大楼
午睡起来的雁子惊去南方
蓬头雨水打在发绿的叶子上
送行的人群潮水般上涨又下沉
我不想哭想笑我自己
窗外又是极致的秋天

鹧鸪把我惊醒
忽然对生活充满希望
上班的我像条野狗
脑子里全是杀戮和谎言
人群和疯子在街头展览
痛苦之王无处声张
躲在厕所发抖的人
公交站牌的站街女
手机是个好的爱人
快递验证是所有短信
时代荒芜的浪潮暴涨
我今天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个秃顶吸毒者
他看我的眼睛像极了校园里的援交少女
我在梧桐树上抽烟
五楼的阿妈让我回家
算命先生和发轮功阿姨相爱
仅存的荣耀进了像样的农村
我和你四目相对
飞机飞过想死的钟楼
你说你在哪里都是透明裸体的人
知识广场只接纳无辜的广场舞者
你哭什么
我笑什么
迷路的人尸横遍野
这个国度光怪陆离

失魂时代
虚无缥缈
手机爱人
快递表哥
外卖父母
房子车子
女人和狗
衣冠禽兽
不伦不类
夜店婊子
游戏爱人
微信情人
逆行单车
上门服务
国际美业
翻身金融
双层巴士
宠物管家
游魂之王
千里客死
你知道我那些性爱水平吗
吹牛逼就跟碎屏一样简单

你在清晨里偷偷睡过头
你不再是夜里的知更鸟
你可以每个凌晨四点给我打网络电话
我接了不会生气我也想不明白怎么了
你说青空和你很像
那我就是蓝色苏州河的儿子
我操过闵行区的所有马路牙
你在城中村的楼顶充个泳池
你把酒瓶扔向衰老的梧桐树
我坐在老虎滩对面的路灯下
明晚我就去长乐路与你互摸
把喝成傻逼的老外捅进垃圾桶
我真的不太喜欢天择连锁酒店
你是我多余的选择吗
还是穷苦摇滚乐手的爱人
我看不见秋天的衣服和果实
你坐着九号线的尽头失去睡眠





改革开放四十年
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要对这个国家有信心
他们会带领你走向世界

走过诱惑和荒芜
形式之外的句式
从马桶里钻出来
喝了八月窗外雨
打伞的人爱说谎
开会的人爱骗子
我点不燃阿柴先生
我只是个招生的狗
我不能失去更多了
我不会怜悯我自己
天花板上没有路灯
怡宝桶里不装酱油
良心和理想在不在
提鞋行走在地铁间
衣柜上的内裤闪闪发亮
窗台上的盘子盛满河水
我快要老死了哈哈
哈哈你快来看我啊

肥皂盒袜子
洗衣液内裤
厨房卫生间
爱人领导好
三十平方米
柴米地铁站
黄金时代啊
世界中心了
徐泾别墅区
无知少男女
昨夜昼风雨
锁共享单车
幻觉和谎言
诚信非正道
阶级来斗争
五块钱理发
地摊更低碳
沙县又两周
故乡无父母
城市不爱人

分享歌词:
黑色的不是夜晚 是漫长的孤单,
看脚下一片黑暗 望头顶星光璀璨,
叹世万物皆可盼 唯真爱最短暂,
失去的永不复返 世守恒而今倍还,
摇旗呐喊的热情 携光阴渐远去,
人世间悲喜烂剧 昼夜轮播不停,
纷飞的滥情男女 情仇爱恨别离,
一代人终将老去 但总有人正年轻。


崭新的油漆味不是我的家
我把三匹空调砸得稀巴烂
我爱上所有丑恶和漂亮的女人
不要再来南方念叨那位尧十三
就像我丢下我的北方女王
一个泡发的虾皮成了糊涂
我的神经像我一样不诚实
苦涩的眼睛淌不出爱恨又
窗外不应该有高楼林立
我想看看那些牛羊山海
你在草原吹响竹笛
云里藏的是你的梦
你难过和快乐
我怎能不知啊
我的安娜斯缇赛亚
我给你穿上长袜
你不要穿鞋就出街
你不要泪眼婆娑
你不要成为山田里唱歌的人
不然闭上眼睛就全是你的脸
你要站在起雾的窗上起舞
我要钻进冰箱替你取好暖
我不应该讨厌低低的房屋
我却爱上那个中介女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