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ter Skelter._不闻

独自在晃荡的世间尽情摇摆
weibo:Marst丶vx:marst_harder

一觉醒来 地上全是我的黑发
我走下床 天花板上全是爱人
窗外河床上坐满了行人
有人举伞游过朝阳南路
飞机正朝南往北方去
柏油马路上白马飞奔
世界已经无药可救
你为什么还要难过

单身太久都开始鄙视有爱人的畜生了
再三确认你还记得我的眼睛和无声电台
猛士特和二锅头相爱
你们忘记那个敬礼的人
哈一口崂山啤酒可乐
回到人才济济的兰山区
你作为一个神经病
理智会忘记不顾一切
我不从来看南方周末
辛普森杀了马男波杰克
去你妈的凯鲁亚克
我只想滚出出租屋
旧的人会老去
新的人会死亡
忘记前因后果
打死互相敬酒的人
把你的尊重收起来
别给我讲什么美好生活
在我眼里都是一滩狗屎
想融入和逃离无法选择的人
你看到的都是穿了衣服的人
好羡慕那些极度有脑子的人
可惜最终我们都是平庸之辈
我不是积极的理想型
我只跟短发女人做爱
蓬莱仙阁有瘦猴子
环翠楼一单元家暴
花环姐姐爱上狗尾巴
新疆乌鲁木齐无爱人
傻逼网友没有发际线
说互删的人活的精彩
吃一点补肾和解暑药
用拖鞋抽醉酒的舍友
把崭新的书邮寄回家
喝一口超能天然皂粉

喝一口昨夜的枸杞茶
听一首敲开天堂之门
充上昨晚压在身下的手机
刷一刷每日流血的牙齿
招进来阳光
没有专制和战争
民主和会议会毁了我们
别问我是谁
我是沙奎马利杨
世界不会怎么样
世界那么好
你不会怎么样
你是个傻逼

杀了苏丹这个人渣
砸烂英国佬的吉他
麻木痛苦的人都不会穿内裤
幸福安稳的人不再发朋友圈
你的食欲和性欲正在做爱
你却死在马可波罗瓷砖上
那些欲望写在脸上的人
摇滚乐就是这个世界
听一首十三分三十六秒的歌
忘记平克弗洛伊德和小畜生
你的爱情和六月一样不堪一击
我的行李箱装不下像样的脸庞
当CBD的青年们睁不开眼睛
太阳就是时候照亮世界了

当我穿着棉袄刷牙时
你会叫醒我跟我上床
商场没有坏人会哭泣
大街上随便抛弃爱人
有人坐在蚊香上挥舞毛巾
俩食堂的窗口荡起了秋千
我不想错过朝阳医院
却忘记谁跳舞蹈影像
海滩上起早的怪物失眠
奇言怪语的人咀嚼沙子
我把汤圆云吞倒进水桶
风扇和狗蛋一样想赌球
在五点十分的时候大雾散去
我从床上惦记着凋落的拖鞋
你的所有爱情都在我的诗歌里
它们终会在七月来临时被朗诵
这是伤心二零一八第五十次
鲨鱼辣椒在泪湖里徒有悲伤
有人在毯子下头苟活
有人在毯子上面做爱
我想跟你苟活也想跟你做爱
你说我还真不管你同不同意
我停掉南洋留声机
卸载高级修图软件
你不再向谁软磨硬泡
我想不起你的老照片
想喝一口温水煮青蛙汤
你却扔给我一个脆脆鲨
看着我吮吸我的手指
你说明天早上有时间
你不再相信太阳会在升起
后天呢后天我们怎么分别

Weibo:Marst丶vx:marst_harder

昨天童车撞死好几个成人
正常的故事情节每天上演
学校的大门关闭了理想
告诉你这世界没有坏人
你开始穿上白裙子我生了胡子
牛啤酒在时间停止时寸步难行
广场的学生和操场的士兵跳舞
楼下livehouse再也没人敢pogo
四月过完六月来五月真他妈快
夏天不来了我可以真的悲伤了

活着就是伟大的成功,心情愉快才能拯救世界。

今夜梦里全是你高潮的表情
它让我选你的脸纹在手臂上
远离城市成为下乡知识青年
我用椎子把牛宝锤成虾酱酱
你站在远处的山坡上要拥抱我
天上的飞机略过汹涌似海的云
空姐朝你扔一个腐烂的保湿面膜
我看不见你说不出话也笑不出来
狗关上窗户打开微信发个红包
烟头和酒瓶混在一起成为风景
我打扫打扫手机内存准备睡觉
有人举着喇叭头子吆喝我傻逼
床单上的木口琴不再勃起
我扔掉假牙睁开眼看世界

慌乱

生活响起唢呐小号
我满脸都是幸福
混乱慌张
想的都是你的脸
唢呐一生只吹两次
一次结婚一次葬礼
一次是进去坟墓一次是进去天堂
我愤怒慌张走上顶楼
俯视众生都市雄起
杀死那个伪满洲人
我现在无处发泄
活的太过安逸
一切都是报应
收起愤怒嚣张
走出开放大学
自言自语
不顾众人
那些注定影响的人
与我们共同走下去
我想麻木想失算
我要痛不欲生
简单生活
困扰我的眼睛
没有理想的春天
慌不择路的青年
羡慕嫉妒恨
凌乱所以如果
加油努力非常屌